安静的黄少抱着鱼不敢说话

【喻黄】无所畏惧(1)

桃花饼:

喻总生贺文。


一点无聊的真情实感,不长,争取生日当天完结。


原作向,四赛季开始。


有一大堆作者的私设,真的很多很多私设,前面可能会看得有点不爽吧。


《我们在一起》的更新容我再拖几天。_(:3 」∠ )_




1、




四赛季初。


上赛季刚刚更迭过队长的蓝雨战队,再一次更换了他们的队长以及核心选手,索克萨尔两易其主,落到了一个刚成年的男孩子手里,与他同时出道的还有另一位蓝雨战队强推的新人,黄少天,账号夜雨声烦。


与他们相比,持弹药专家枪淋弹雨的新人郑轩就仿佛没那么显眼了。


在一个赛季同时推出三位新人,其中两位显见将会成为蓝雨新的主力,不论如何都显得非常大胆,这意味着整个蓝雨战队将会大换血,对于自从初代队长魏琛走后整体战绩低迷的蓝雨战队来说,算是非常破釜沉舟、铤而走险的举措了。


蓝雨队粉喜忧参半,谁也不知道这组班底会带着蓝雨走向什么样的未来?


是从此辉煌起飞奔向新的高度——上赛季蓝雨连季后赛都没进;还是就此一蹶不振,沦为三流吊车尾战队?




四赛季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赛季。


雷霆战队的新人肖时钦,霸图战队的新人张新杰,烟雨战队的新人楚云秀,嘉世战队的新人苏沐橙,皇风战队的田森……一个个在未来荣耀赛场上响当当的名字,此时争先恐后冒了出来。


在他们当中,出道即成为队长的喻文州无疑会收获更多的关注。


有微草战队的先例在前,上赛季微草新人兼新任队长王杰希强势至极,魔术师打法变幻莫测,算是给整个联盟都带来一股强势的新风,甚至连新人普遍遭遇的新秀墙都没有为难到他。


喻文州是否也会有这样强势的表现,媒体不由得期待了起来。




因为上赛季表现不佳,首轮蓝雨战队遭遇的就是豪强皇风战队。


惜败。


说惜败算是对蓝雨这一届新人的温柔了,因为事实上他们只在个人赛上拿到了一胜,剩下的比赛包括团队赛,全军覆没。


诚然,这对一个大换血的战队来说,并不算什么意外的战绩,但多少还是令期待的看客觉得失望。


尤其蓝雨的新人队长喻文州甚至没有在单人赛里出场,到了团队赛里的表现也说不上亮眼,甚至不少普通玩家都能看出一点——他反应太慢了,虽然操作精准且几乎没有什么失误,可是太慢了,对于电竞行业来说,反应慢半拍无疑算作死刑,最后被送出战局也是遭遇对方的战斗法师和流氓外加弹药专家近身,被一套近战连击打得堪称狼狈不堪,只在死前抢出了几条指挥。


主办方给出的数据统计里,喻文州的整场平均手速明晃晃写着,一百六。


虽然有上下波动,但最高也没有超过两百。


放到普通玩家中,做个高手绰绰有余,然而在普遍手速不似人类的职业圈里,喻文州这个普通人的手速就实在慢得令人发指了,或者说得残酷一点,他根本不适合职业选手圈。


不知道蓝雨内部的决策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会让这样的人成为蓝雨的队长。


甚至有人恶意猜测这个喻文州不会是蓝雨老板的儿子吧,或者什么玩票的富二代,因为砸了一大笔赞助资金才拿到这个位置,那蓝雨战队恐怕真的要完了。




而与他相反,蓝雨整场比赛最出风头的,也普遍被认为更为像是蓝雨新一代王牌的,是蓝雨另一位新人,黄少天。


单人赛唯一的那一分就是他手里赢来的,他个人赛虽然赢得快,但基本上都被他个人风格更加强烈的垃圾话掩盖,谁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十八岁的少年这么能说,单人赛活像一场单口相声,整个聊天频道铺满了黄少天的聊天记录。


夜雨声烦:你人呢人呢人呢!哇不会是怕了吧!


夜雨声烦:连我一个刚出道的新人都怕,你能不能行啊,不过要是输在新人手里是不是压力很大?很没面子啊?


夜雨声烦:对了你有没有看见我手上的银武,它叫冰雨哦,我跟你说blabla……


对方选手也没见过这个阵仗,被他的垃圾话弄得心浮气躁,外加面对新人难免会有的轻敌,很快被黄少天偷袭得手,一套连招下来,败得迅速,整个人除了丧还是丧。




不过黄少天真正亮眼的表现还是在团队赛里——当然蓝雨的团队赛也算是被颇多诟病,在当时联盟职业圈里豪门团队赛无一例外都相当强势,不管是嘉世的叶秋,霸图的韩文清,百花的孙哲平,还是微草的王杰希,主攻手一个个华丽强悍无比,气势如虹,蓝雨的团队赛从一开始就摆出了一副防守姿态,队长喻文州的索克萨尔隐在团队最后,和治疗大眼瞪小眼,本以为会守在阵前的黄少天却开着他的夜雨声烦走位飘忽,并没有正面防守的意思,总而言之看着就让人觉得不靠谱。


而真的打起来了以后,也确实不太靠谱。


另一个新人郑轩,弹药专家,同样是辅助职业,正面攻坚的压力全都压在了唯一的重剑选手身上,直接导致了整场团队赛都看得人非常揪心,蓝雨团队全程都在狼狈躲闪,最惨的是本来就手速不快的喻文州在躲避的同时,还要兼顾吟唱和指挥,操作极度捉襟见肘,场馆内已经有不满的蓝雨观众在砸矿泉水瓶了。


就喻文州这个垃圾手速,还要把持着指挥权,他是不是有毛病啊,为什么不交给那个什么……对,那个黄少天。


在荣耀游戏里,指挥这个职务也并不少见,大型团队副本多少也需要一两个指挥方便统一输出,但老实说并不是不可替代,团队指挥有事,副团长顶上也不在少数,在已经对喻文州产生偏见的观众眼里,这就完全是擅权不肯放了。




不过他算是相当能撑,这么狼狈着狼狈着,竟然也撑了半个多小时,仿佛一场拉锯战,索克萨尔的血量一点点下跌,又被治疗拉回来,这期间夜雨声烦时不时对敌方团队进行多方位骚扰。


一场在观众看来能碾压的战斗倒是打得非常慢,甚至中途因为轻敌,皇风的一名落单选手还被黄少天大招直接残血收割走,最后取胜的时候,皇风战队也折掉了三员大将。


但无论如何是输了。


赛后发布会上,皇风的选手在前,看起来都有些疲惫,不过队长吕良没说什么,记者问的也都是常规问题。


胜一个几乎大换血的上赛季弱队并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更何况这场比赛他们也打得非常精疲力尽,当然观众看不出来,只有他们私底下嘀咕蓝雨这场团队赛打得太艰难了,蓝雨那个队长的指挥有点棘手,应该一上场就先把他做掉。


而轮到蓝雨的时候,记者明显就兴奋许多。


媒体记者的操守里并没有不许落井下石,反而很多在戳人痛处上相当拿手。




作为排头第一个从选手席走出来的人,喻文州没有像记者们想的那样满脸羞惭,他看起来很平静,甚至有些过分平静了——第一次参加记者发布会的新人多少都会有点紧张,就连当年韩文清也并不例外,可喻文州看起来仿佛已经应付过千八百次这样的场面了,他很平静地拉开椅子入座,后面跟着的黄少天也毫不犹豫拉开座椅。


方世镜已经退役离开,没有任何前辈,两个十八岁的少年就这样直面了即将而来的所有暴风雨。


记者们已经迫不及待,举起长枪短炮,咔嚓声不断,问题却一个比一个尖锐。


“喻文州队长,请问你是故意压制手速,准备在后半程爆发,还是真的就这么慢?”


“喻文州队长,对于这场比赛自己的表现你有什么看法?”


“黄少天副队长在这次比赛中表现的相当出色,请问你对喻文州队长的表现有什么看法?”


“请问,蓝雨战队为什么会选择喻文州当队长?”




就连旁观的工作人员都觉得有些过分,上前拦了拦,同时担心地转头去看坐在正中的少年,他仍然看起来非常冷静,唇畔似乎隐隐还有些笑意——这孩子不会是打击太大傻了吧!


而坐在他边上发色偏浅的少年则在记者们越发过分富含攻击性的话语里皱起了眉头,按捺不住想要去抢话筒,只不过还没碰到话筒,就被喻文州按住了肩膀,他心不甘情不愿地收回手,明亮的双眸中闪着急躁的火光。


其中一个记者非常不怀好意地把手里的话筒递到了黄少天嘴边:“既然喻文州队长不愿意回答我们的问题,那不知道黄少天副队长有什么想说呢?”


几乎同时,记者们纷纷把关注点都转移到黄少天这里,根本不再关注喻文州。


队长的威信,那是什么东西?


就这场的表现,喻文州还能不能继续做蓝雨的队长,都很难说。


荣耀的赛场上,从来都是强者生存。




谁都没关注的喻文州却在此时对黄少天轻轻摇了摇头,黄少天深吸了一口气,硬是忍住了,把满口的垃圾话憋了回去。


这些炮火都是冲着喻文州来的,喻文州都能忍,他有什么不能忍的。


而且傻子都看得出来,这些不怀好意的记者们在挑拨离间,他们甚至可能以为黄少天的这份怒意是冲着喻文州来的——不论怎么想,都会觉得黄少天绝对会心有不满,否则一个手速和操作都远在喻文州之上的人,为什么就这么甘愿被喻文州压过一头。


等媒体记者终于发现已经问无可问,才悻悻然安静下来等着蓝雨的应对。


喻文州终于握住了话筒。


“感谢各位对于蓝雨和我个人的质疑,也谢谢大家对于蓝雨这一赛季的期待。”


他微笑起来,没有半分怒意,声音沉稳柔和,令方才咄咄逼人的媒体记者都有些赧然。


喻文州还在继续说:“不过赛季才刚刚开始,现在就下结论是不是早了一点呢?关于我是否有资格担任蓝雨队长这件事,希望大家把注意力放在蓝雨今后比赛上。”


最后一句,喻文州仍是轻描淡写开口,却丢下了一枚重磅炸弹。


“如果本赛季结束后,各位还是觉得我没有资格做蓝雨的队长,我会引咎退役,从此离开职业联赛。”


在心怀恶意的人眼里,连一个赛季都嫌长。


然而,对于更多的人来说,喻文州这句拿自己职业生涯作为赌注的狂言,无疑是大胆到了极点,一个手速不到两百的选手拿什么来证明自己的能力?




不论如何,蓝雨队长的这句宣言确实很好的吸引了眼球,简直连标题都给他想好了:


《蓝雨新人队长口出狂言为哪般?》


《没资格做队长,赛季结束就退役,蓝雨明年恐换第四任队长。》


《手速一百的蓝雨队长——到底是大胆的尝试,还是彻底的末路?》


《电竞评论:我奶奶的手速都比喻文州快。》




话筒终于落到了黄少天手里,他已经没那么愤慨,清了清嗓子,冷冷一笑道:“靠刚才是谁给我递话筒的!站出来!是不是你!穿红衣服那个!还是黑衣服那个!想问我怎么看的是不是?我告诉你!你们都等着瞧吧,我们蓝雨才没像你们想的那么简单呢!现在就随便断言,以后会后悔死的知不知道!有多后悔呢,大概就像吃了一整罐黄桃罐头发现已经过期了一样,然后胃痛拉肚子拉了……”


黄少天气都不喘地喷了十来分钟的垃圾话,记者们一个个目瞪口呆,后知后觉才想起来要打断他,匆匆忙忙把话筒递给下一个人,然而直到采访结束,他们的耳边仿佛还萦绕着黄少天经久不衰的垃圾话声。




又深吸了一口气,黄少天转头,看见喻文州对他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


笑什么,都被骂成这样了,黄少天有点气呼呼地想。


他原本是想力挺喻文州的,那群人都懂什么啊!


结果喻文州那个赌注说完,他反而不敢说的太过,怕吹狠了捧杀喻文州,此时此刻发现这家伙倒是完全不担心的样子。


总算等发布会结束,黄少天一下场就忍不住拽着喻文州问:“要是真的……你还真的要下个赛季就退役吗?”


喻文州想了想,说:“可能吧。”


黄少天怒:“喂!”


“开个玩笑,放宽心。”喻文州忍不住笑了:“训练营每回选拔不是都觉得我会被淘汰,但最后我不还是留下来了。”


黄少天被他说服了一点,但还是愤愤,脸都要鼓成包子了:“可是被那样针对,你都不生气的吗?狠狠怼回去啊!”


喻文州敛了几分笑:“这样的针对我遇到的还少么?”


黄少天想起自己当年也是叫过“吊车尾”的一员,脸悄悄红了几分。


“我的手速会有人非议很正常,就算现在不面对,以后也不会少的,不如现在就习惯。”喻文州轻声说完,最终还是笑了笑,“不用为我担心,你不如思考一下待会我们去吃点什么?”


“但是……”


“饿了吗?”


大晚上的还真饿了。


黄少天摸了一下肚子,抬起脸:“好吧,夜宵吃什么?”


十八岁少年喻文州的眸闪了闪:“白斩鸡吧。”


“又是……行吧。”十八岁的少年黄少天豪爽妥协,“你是队长你说了算!”




大名鼎鼎的“剑与诅咒”此时也不过是两个初出茅庐的普通少年。


晓川场馆的通路长长一条,那是他们第一次并肩从那条路走了出来,并且在之后的漫长岁月里还会无数次的并肩同行。




TBC

评论

热度(3110)